修订后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33539;?#24212;收账款定义及种类均作出了调整。应当允许以附有禁止让与条款的应收账款出质,应收账款债权人需?#26800;?#20986;质可能对应收账款债务人造成的损失。
不应对学校、医院等公益单位应收账款出质作过多限制。基建项目收益权因其自身存在特殊性,在纳入应收账款的同时还应当解决登记机构杂乱、不宜通过拍卖、变卖方式实现质权等问题。

1 应收账款定义的修订

虽然早在2002年司法部颁布的《公证机构办理抵押公证办法》第18条就曾规定应收账款可以作为担保标的,但应收账款正式作为法律?#25293;?#20986;现则是在2007年颁布实施的《物权法》当中,该法第223条所列举的可以出质的权利中囊括了应收账款。然而《物权法》只是将应收账款作为可以质押的权利之一收?#35745;?#20013;,并未对应收账款的定义及适格客体的范围进行详?#38468;?#23450;。就此,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根据《物权法》第228条的授权,于2007年9月30日发布了《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以下简称《登记办法》),其第4条对应收账款作出了详细的解释,将应收账款定义为金钱债权及其产生的收益,且不仅包括现有的应收账款,还可以将未来的应收账款作为质押标的。同时还通过例举的方式列明了五类可以作为应收账款质押标的的权利类型。
 
尽管如此,通过广泛检索司法案例却不难发现,在实践中?#20011;?#20986;现了各类并未涵盖在《登记办法》中的权利类型。如在?#26412;?#38134;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20013;?#35785;湖南三屹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法院认为案中的质押标的中央财政补贴资金类似于应收账款,并以《登记办法》第4条作为裁判依据认定案中设立的质权有效;在福建海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五一支行诉长乐亚新污水处理有限公司、福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法院判定用于质押的污水处理收益权属于应收账款;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市?#20013;?#19982;佛山市白秀贸易有限公司等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法院认定案中所涉的出口退税质押属于权利质押中的应收账款质押;在珠海经济特区腾辉发展有限公司、珠海市同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与何强股权转让纠纷案中,法院认为可以将转让股权的收益视作合法的应收账款质押标的;等等。可见,在历经数年实践后,中国的应收账款融资业务取得了迅速的发展,实践中用来质押融资的应收账款类型亦逐渐丰富多样。与此相应,银行、保理公司等机构对扩大《登记办法》中规定的应收账款范围的需求也愈渐强烈。进一步完善《登记办法》中应收账款的定义及范围,规范应收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20081;?#3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