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要旨
保理商与债权人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虽与基础合同约定的“债权不得转让”相抵触,但并不当然影响保理合同的效力。保理?#22530;?#30693;基础合同约定了债权不得转让,仍与债权人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保理商无权向债务人主张权利。

案情
2016年7月9日中铁七?#26088;?#22242;西安铁路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中铁公司)和天津吉润达混凝土有限公司(简称:吉润达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约定:吉润达公司向中铁公司供应混凝土,合同项下的债权不得转让。合同履行后中铁公司欠吉润达公司1935151.4元。2017年6月29日吉润达公司将其对中铁公司享有的债权转让给律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简称:律诚公司)。双方签订的债权回购协议约定:吉润达公司对转让债权回购,否则应对转让债权与中铁公司?#26800;?#36830;带责任。赵某、王某保证吉润达公司行使回购权,否则其与中铁公司?#26800;?#36830;带责任。2017年9月10日,吉润达公司向中铁公司称:因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债权不得转让,债权转让协议无效,律诚公司与中铁公司无债权纠纷。律诚公司与吉润达公司向中铁公司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后,因中铁公司未履行债务,吉润达公司亦未行使回购权,律诚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中铁公司支付律诚公司受让的应收款及利息1943735.83元;吉润达公司、赵某、王某对上述债务?#26800;?#36830;带责任。

裁判
陕西省西安?#34892;?#22478;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实质是律诚公司、吉润达公司、中铁公司之间以应收账款的债权转让及债权回购而产生的民事法律关?#25285;?#24459;诚公司与吉润达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虽违反合同法的规定,但并不影响保理合同的效力。保理商以保理合同为依据向基础合同债务人主张债权,不能约束债务人,律诚公司请求中铁公司支付受让的应收账款及利息不能成立。吉润达公司未行使回购权,应向律诚公司偿还本金及利息;赵某、王某作为保证人应?#26800;?#36830;带责任。遂判决:吉润达公司给付律诚公司受让的应收账款本金1935151.4元及利息;赵某、王某对上述款项?#26800;?#36830;带清偿责任。
宣判后,当事?#21496;?#26410;上诉,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1.保理合同的法律属性。保理合同是指债权人与保理商签订的,约定将现在或将来的、基于债权人与债务人订立的销售商品、提供服务、出租资产等基础合同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商,由保理商向债权人提供融资、销售分户账管理、应收账款催收、应收账款债权、资信调查与评估等服务的合同。保理合同涉及保理商与债权人、保理商与债务人之间不同的法律关系。构成保理法律关系具备的基本条件是应当以债权转让

[1] [2]  下一页